聚氨酯泡沫填缝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聚氨酯泡沫填缝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恐怖口袋之夜路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7:36:08 阅读: 来源:聚氨酯泡沫填缝剂厂家

晚上走夜路,是最平常不过的,什么路过坟地的时候骑自行车后边变重,遇到白衣大美眉或白衣小萝莉问路,或是走着走着,感觉后边有人跟着,等等。

小的时候,听姥姥说,晚上走夜路一定要小心,千万不要走坟地,搞不好会永远出不来了,等到长大后,才知道所谓的出不来了就是鬼打墙,所谓的鬼打墙就是暂时性蒙圈,找不到方向了。

但是再一次听姥姥说,鬼打墙也没啥,这个小鬼领路和鬼灯笼,那才叫吓人哩,我一听鬼灯笼和小鬼领路感觉好新鲜,就问姥姥,这两样东西是啥玩意,姥姥笑着说,这可不是好玩的,是要命的玩意,

我一听要命的玩意,好奇心立马来了。姥姥给我讲讲嘛,好姥姥,软磨硬泡,最终姥姥被我的糖衣炮弹,给打败了,还是给我讲了。

这个小鬼领路可不一般,我是也是听你太姥姥说的,那我问姥姥,你没见过那玩意吗,姥姥说,如果见过,就没有你了。我撇撇嘴,继续听姥姥说,那时,姥姥,还是个孩子,也就和你一样大,那时村里发生大事了,无缘无故死了好多,姥姥去凑热闹,看看是咋回事,原来是村里的王牛子死了,死的不一般,听村里的七姑八婶死在了山像是淹死的,这时刘婶说,那么浅的小溪,三四岁的小孩都能走过去,你看王牛子30来岁,壮的和头牛是的,怎么能淹死他呢,七姑说我都去看了,头在水里,身体正在外面,他的老婆正在坐在地上哭了,哭天哭地的,骂这个王牛子,就这么死了,丢下他们娘儿几个,咋活啊,唉,挺惨的。七姑和几个妇女说着说着,流起了泪水。姥姥只知道人死了,其余什么的也不懂。

等这几个妇女感慨完,说着说着,其中一个妇女说,我们村死的人太多了,死的都不一般,好吓人,八婶说,是啊,今年到底是咱们村犯太岁,还是那个那个,众人一听那个那个,顿时脸色变了,纷纷找着各种各样理由回家了。

回家了,姥姥想着白天大人们讲的奇怪的事情,吃了饭,之后躺在床睡着了。

时间过了很久,一直很太平,但是那一天,发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,你太姥爷,也就是那一天出的事。

那一天晚上,太姥爷从邻村的回来,不知是不是累了,感觉特别的乏,走路很沉,走了一半,看见路的前边有一个小孩,十分破烂,慢慢的走着,没有一丝的声音,这个小孩说来也奇怪,他左手提着一条小鱼,右手打着灯笼,往前走着,太姥爷看见他,看见这个小孩往村里走,也没有在意,以为是同村的小孩,并且喊了一声,可是前面的小孩也没有回应,太姥爷以为是不是这个小孩害怕,就不再喊了,太姥爷加快步伐,想追这个小男孩,可是无论他怎么追就是追不上,无论快慢,他们之间的间距始终是那些,太姥爷心想,这个小屁孩怎么跑的这么快,大晚上的没事提这条鱼瞎跑什么呀,难道后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太姥爷撞着胆子回头看看,身后黑漆漆的,也没有啥奇怪的,只有阵阵冷风吹过,哆嗦了一下,继续加快步伐,往前走,眼看再往前走一会儿就到村子了,可是前边小孩还是与他相距那相同的距离,不快不慢的走着,一看前边马上就要到村口了,马上就要进村了,小孩走到还没到村口,绕过村子,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,太姥爷顿时奇怪,他不是我们村的吗,为什么朝着后山走去,后山不是荒山吗,不是没有人住吗,难道是山上的猎户吗?等太姥爷走到那个小孩转弯的位置时,身体不由自主的转弯,转向小孩的方向走去,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后山走去,太姥爷顿时懵了,身体为什么会不受控制,为什么会跟着小孩还走,他想努力转身,可是没有任何反应,身体依旧跟着小孩走着,张着嘴大喊,只有嘴型,嗓子里发不出任何声音。太姥爷努力使自己镇静,想逃生的办法,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东西,自己为什么挣脱不了它,忽然太姥爷的耳边想起了,一阵尖锐,冰冷的话语,“不要费劲了,跟着我走吧,一会儿就解脱了。”太姥爷懵了,我没有听错吧,解脱那不就是死了,这个该死的玩意到底要把我领到那里去。

没有星星的月亮的夜空是格外的黑,那个奇怪的小孩依旧没有停的意思,道路越来越崎岖,越来越不好走,他想再往前就是老牛头的牛棚,老牛头的牛棚在半山腰的一大片的空地上,空地边缘是一处深沟,深沟里不知有多少人和动物的尸骨,很多人的死因可能是因为它,太老爷挣扎着大喊着,想从它的魔爪中挣脱出来,只要穿过牛棚,他就会掉入这深沟中,脚步艰难的挪动,可是前边的小鬼没有丝毫的意思,离前面的深沟只有100米了,旁边的牛,也开始不安躁动,当太姥爷神智开始有些模糊,前面的路不再是弯弯曲曲的,整个豁然开朗起来。

一条笔直而又明亮的大道通向前方,顿时太姥爷的神智完全模糊,被一种神秘而又恐怖的力量吸引着,吸引着往前方走去,却不知死亡的深渊正在一步一步的向他慢慢的逼近,等到还有十米的距离时候,耳边想起了嘈杂的声音,有着甜言蜜语的吸引,也有着自身本能的阻止,慢慢接近这死亡深渊的时候,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,他没有回醒,接着又想起了一声一声叫声,哞~哞~哞,太姥爷猛然一惊,白色笔直的大道立马消失,取而代之是黝黑而又幽深的沟,一下子清醒过来,眼看离着前面的深沟只有半步距离,太姥爷一看离前面的深沟只有半步之遥,立马后退几步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,浑身冒着冷汗,心想如果真的掉下去,心里还有一阵后怕。

正要准备起来的,却发现深沟上边漂浮着一个东西,似人非人,轻轻慢慢飘过来,慢慢的落在他的身边,他一看,是一个纸糊的小人,惨白隐晦的脸庞,血红阴暗的嘴唇和腮红,太姥爷一看这个纸人想起刚才,自己被领路小鬼,有着相同之处,却唯独不见,那只小鱼,看到这只小鬼纸人,太姥爷,强壮着胆子,想踩碎撕破这个可恶的玩意,颤颤巍巍站起来,抬起脚准备踩向小鬼纸人的头颅,这时小鬼纸人,双眼变得血红起来,双手托住,太姥爷的脚,嘴部一张一合发出奇怪的声音,慢慢的慢慢的说,今天不死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痛苦的死去,忽然,小鬼纸人的开始慢慢的从眼部燃烧起来,把太姥爷下的不清,从地上转身就跑,在背后小鬼纸人身体燃烧,发出尖锐的阵阵阴笑,许多牛也在不安的叫着,太姥爷往回跑,却不知。

小鬼纸人在燃烧时,有一片纸灰附在了他的腿部上,太姥爷也不知是怎样回家的,天亮时村民在家门口发现了他,蓬乱的头发,苍白的脸庞,腿部还有一块乌青,不知是跌的还是小鬼纸人的诅咒,太姥爷昏迷了好几天,中间醒过几次,但是又继续昏迷,期间说了好多胡话,和喊着腿部好疼,几天之后,太姥爷醒了,只是憔悴苍老了许多,又过了几天,太姥爷腿部一瘸一瘸的出门,出去遛弯,看到老牛头,互相寒暄了几句,之后老牛头说,自己养的牛,平白无故的死了好几只,死的很惨,很恐怖。

边说边叹息,自己的牛身上粘了好多灰,青一块,乌一块的很恐怖,眼镜暴突,像是疼死的或吓死的,那太姥爷又问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老牛头,说是五六天前的事了太姥爷想了想,好像和自己出事的是同一天,老牛头说了几句,也没有在意,便各自回家了,在回家的途中,腿部开始莫名其妙的疼痛起来,强忍着,颤颤巍巍的回家了,之后没过几年,太姥爷走了,死状和那些牛十分相似。

---- 作者寄语:请大家提提意见

机器人芯片进口清关美国芯片进口清关门到门服务

掏桩芯机能清桩更能打孔

恩施热浸塑钢管严格控制生产工艺&

盐城照明工程CPVC电力管&

江门找代做投标书价格

长沙市房屋安全检测公司

安顺市千级洁净棚设计

威海安利雅姿威海安利销售代表

惠州市惠城区专业代做投标文件的公司标书价格

复合木地板进口报关福建木地板进口清关操作方法